DC生活(1)

上班一周,终于迎来周五,晚上偷个闲码码字,再睡个懒觉,哦耶。

虽说学校离DC很近,但来这边的次数一只手数的见。我对有首都称谓的城市总是有敬畏之情,总觉得哪天一不留神就撞上总统或某政坛大人物了。当然,事实上,我连人家个影都没瞅见。很多人喜欢这里,觉得这周遭完美融合了城乡:“城”不用说,一直延伸到北弗都是富人聚集地;说到“乡”,您可以一路向南,俺们村是很不错的乡。

言归正传,初来乍到,兴奋大过不安。不知哪处说起,很土地分类聊吧。

住:时间紧迫,大概只有一周时间找房子,忽然有要流落街头的感觉。在Yelp上看了一圈市内的apt,一个字:贵。后来在某论坛上看中国人贴的租房广告,一地铁边上家具齐备还BT便宜的房间,未来得及看就拍板定下。次日从夏村北上,到点儿一看,广告没虚假,就是不是一般的简陋。换句话说,同志们,本日志是“陋室鸣”啊。不过适合自己当下情况——拎包入住,呵呵。

行:地铁+腿。单程就要在路上花去50分钟的时间,不过地铁一条线到,还算方便,早起是必须的了。虽然目前只用认简单几条街,但对我个路痴是艰巨任务。某次地铁出错了口,HJK街的就傻傻分不清楚了。

吃:未有机会挖掘附近餐厅,WB自个儿的食堂目前还没发现亮点。上班前,韩国mm对我说,你们楼食堂好好吃哦,说的时候两眼放光,我听得嘴巴放水。第一天去直奔中餐,general tsao chicken,唉,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总之以后一段时间应该都不要再吃这菜了。贵是一定的,楼里那么多人,压根也不用担心大伙自个儿带饭冷落了食堂:在此地,据说social是工作的一部分,最好的社交时间当然是lunch time,呵呵。

事:俗话叫活儿。多。其实说多也不贴切,具体派给我的活儿其实不多,可能是因为我新人初来乍到又急于上手的缘故。这project之前做过一阵,不知怎么滴搁置了,现想继续,原来的助手却跳了组。上班前老板就给发了几篇paper让读,当时很开心,终于可以捣腾点自己毕业论文外的东西了。周一,前任助手来交接工作,是个日本mm,给了个几百兆的文件夹,N多程序、图表、结果,语速飞快地讲了半个多小时,因赶着她自己那头deadline先走了,只能扔下云里雾里的我,开始自己吭哧啃她Stata程序的过程。还好此mm很好发扬了日本人严谨的作风,一切文件颇有条理。让我逐渐不那么抓狂甚至有点喜悦的还有这mm写得一手好code,啃的同时自己也学了不少东西,虽然琢磨明白费点时间,有时哪里卡住还会抓狂,不过转念一想,这差事虽累点,但可以学东西,还有money拿,不错不错。当然,也和某人嘟囔过一句,回:忙是好事莫!唉,这个愣头青不晓得女人要哄的呐。。。:P

人:呃,先列个目前所知本人桌子方圆10米内的人的国籍吧:美国、中国、日本、印度、摩洛哥、西班牙、阿根廷、越南。除英语外,最常听见的是西班牙语。经常俩人一碰头,#$%^*@$,然后时不时来句C、C(才查明白,人家说的si是yes的意思…)。隔壁办公室的日本mm,打电话时“嗨 嗨”的很high(原来也是yes的意思…)大兵小将,大家看起来都很忙。大老板架着副ms度数很高的眼镜,是这儿老员工,说话做事干脆利落,经常7点后还在办公室忙活,回家时步伐矫健地从我桌前飘过潇洒甩下一句bye,我一抬头已不见伊人影。小老板来自阿根廷,大概是留长发的缘故,远看有点像巴蒂,哈;人很nice,还被我八出是H在阿根廷的研究生同学,这圈子原来还真挺小,呵呵。

二月尾巴

“寂寞的季节” —— 陶喆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OTU2MTU0NjQ=/v.swf

不怎么听陶喆的歌,但这两天这旋律很神奇地从大脑深处某个角落里钻出,一直在耳边环绕。歌词有点伤感,听听调吧:)

这两周感觉一直奔在路上,此地彼处暂歇。亏了朋友,一切方便许多。从村里坐火车北上DC是个落雨的夜晚,在微晃的车厢里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听到鸣笛声,仿似多年前坐火车回家的那个深夜;只是,当时奔向港湾,此刻是未知的未来。

下周一开始一段新的短程,充满感恩、期待和紧张。本周末终于有理由买新衣了,本人很开心,咔咔。

故乡的云

春晚上听到费翔唱这首“故乡的云”,热泪盈眶,没有夸张。两年没回家,六年没和家人过过春节,也请允许我反应过激、矫情一下。

此文不讲故乡,也不讲云,瞎扯点这几天的胡思乱想。最近睡眠不好,深夜躺床上辗转失眠的时候又是最“文思如尿崩”的时候,于是,东部早起的人们大概都开始耕作了,我这厢伴着黑夜盯着小屏幕顶着熊猫眼乱闷着骚。

最近一段日子,是自己和身边一些朋友寻求从校园生活踏入社会的日子,充满着憧憬惆怅不安与踌躇(好多形容词呢,不列了)。凭着多年锤炼出来的nerd形象,耳边充斥着“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高亢歌声,我们如ET般伸出根颤颤巍巍的手指,试探性与外界交流沟通。挫折自然难免。算过那么些random shock,终于shock到自个儿身上了。当然,shock也不尽是坏的,好的也会来。提高自身素质与竞争力,好shock发生的概率越大,是这理儿吧?瞧人家林书豪,哈。

归与不归,这老掉牙的话题,总是躲不掉的。这问题纵然没有绝对的答案,随心吧。扯上效用函数来说,每个个体的风险规避系数以及对家人朋友饮食住行等各项的权重都不同,最佳决策也必然不同。有人归了,满腹牢骚待遇不好生活不妙;有人归了,奔于事业闲来会友乐得逍遥。只能说,前者大概在哪里都会皱眉,后者搁哪儿都能微笑。心态最重要,多老生长谈呐,不说了。

职业选择。你也许羡慕着某位享有盛誉的教授享受着教书兴奋着论文,也幻想过自己在学界如鱼得水被人尊称着Professor XX的美好岁月;又或许,你比较向往华尔街上西装笔挺打着领结拎个黑包大步流星的日子,你看到那么些人光鲜地出现在电视镜头里听到旁人八卦着这帮人今年大概又拿了多少bonus,觉着自己有一天也可以那样;也有可能,你只是羡慕谁谁家的女主人,安心地在家当着主妇带着娃,空闲时搓搓麻将插插花。只是,有一点,如果真能把自己摆在他人的位置,你确定能做得如人家般优秀过得如人家般快乐么?你看到表面那些,看不到他们内里的勤奋毅力与天赋,大概还有机遇。别人的生活羡慕不来,找属于自己的生活,大概人生才能过得欢乐。

不知道自己以后身处何方。但我希望,此地有自己的爱人朋友,有份喜欢的工作,有方便的交通工具可以回乡探亲,足矣,无谓于大城小村。但是,这要求恐怕已经很高了,呵呵。

常想,多年后回忆起这段日子,不知会是怎样一番感受。答案多年后就揭晓了,咱得耐心,恩。

拔草

当然,我指的不是真拔草,是拔这儿的。很久没来,差点忘了登录的密码。过去几月在微博吃了那么多快餐,忽然想炒盘家常菜,可以自己坐着慢慢品的。倒是让我想起博士第一年来,那会儿的日子,除了K书做题,就是自个儿对着空间码字,讲着家长里短甚至不着边际的自言自语,朋友们来看看评评,嬉笑怒骂你来我往,半个地球的距离在自己经营的那个蓝色空间里近似邻里之间。

像学校里那样甚少操心的日子已经一逝不回。除了我及少数几个朋友,大多数人都已毕业工作,操心着课本上从未教过我们的生活问题。仍沉浸在校园生活的自己与他们相比起来,大概还是幼稚且天真着的。小时候,曾以为父母那辈的生活离我们很遥远,可身边朋友一个个成家立业生子的事实却让我意识到,一切都来得比想象中的快。比如想起当年大学宿舍里那位意气风发带着假小子气的姑娘,会让我对着眼前照片中那位抱着婴孩依偎着老公一脸幸福笑容的女人顿生恍惚,十八岁的记忆变得遥远;又比如,听着某女人幸福地宣告自己怀孕,会让我想起13年前那个高中操场上我俩还面对着面练广播体操的场景。然后,惊诧,时光呢?

我是迟钝了,迟钝地在二十尾巴的时候才真正想很多老早就该思考的问题,才意识到看似自然的人生每一步都需要那么谨慎、努力地迈着。晚了一点,但还好,不是很晚。大概还有些年月可以让我摸索,不一定选条阳光大道,但希望那条路上,有自己心仪的风景。

这篇博文,献给7.23特大动车追尾事故的受害人及亲属,还有积极参与营救的热心人们。

本想在微博上发条状态完了,但140字明显不够我发泄。

过去三天,几乎是早上一睁眼就开手机看微博上关于事故的最新消息,睡前还要再刷一下。如果说出事当天家乡人民积极献血、热心营救等一系列消息让人感觉振奋窝心的话,这两天“有关部门”介入后的新闻只让人倍感心寒。

说我感情丰富也好,说我矫情也罢,但我在那片土地出生长大,对那小地方的感情难以言喻。每次回去听到乡音,骨子里都会莫名激动。对,那里有外人口中的炒房团煤老板,但我深信着那方圆里普通老百姓的智慧、勤奋与团结。像很多朋友这几天说的,温州发展至今日,很少靠中央靠政府,机场铁路都是当地人民自己筹资建设,记得自己小学时就为金温铁路捐过款。那里资源匮乏,土地算贫瘠,三面环山一面环海,在旧时候与外界难以沟通,是当地人自己一步一步走出去,直至把生意做遍世界每一角落。那是一群肯吃苦的人啊,但不代表他们就要把受的委屈受的苦给吞下去。看着他们这几天绝望地寻找亲人,心里一阵阵痛。

大学在北京,那时候没有高铁没有动车,我们坐30多个小时的火车回家;有次没买到票,还坐过40多个小时的慢车。但那会儿真心觉得火车安全、坐得踏实。慢是慢,但回家的喜悦轻易就冲淡了那点小抱怨。现如今有动车,提了速,当然好。之前我也会很兴奋地和朋友说,现在回家太方便太快了。因为我单纯地相信他们说的,我们有最好的技术,我们的动车很安全。去年回家坐过一次从上海回温州的动车,确实很快,最快好像有250km/h,当时还很兴奋,现在想来却有点后怕。信任被破坏,要多久才能重拾。。。

说到这,又觉得没话说了。骂ZF么?微博上骂的人够多了。骂完又怎样,他们会按民意来办事么?到现在,连最简单的公布名单都做不到,还半夜派车埋车厢,怕民愤还激得不够么?看字看多了,麻木了;但看看照片,悲痛欲绝的家属的脸,还不知道父母去世的小伊伊无辜的眼神,一位大哥默默掉泪端水为自己逝去的面目全非的老婆擦脸,有良知的人大概心都会碎。

我感觉幸运的是,没有亲人朋友在那两辆动车上。但不代表此事便与己无关。事故原因不彻查,这样的惨剧大概还会发生罢。

摘抄以下一段大家都熟悉的话草草结束此文吧。因为,我也不知道要怎样结束此文。。。

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

Donde Voy (Chyi Yu)

All Alone I Have Started My Journey
To The Darkness Of Darkness I Go
With A Reason,I Stopped For A Moment
In This World Full Of Pleasure So Frail
Town After Town On I Travel
Pass Through Faces I Know And Know Not
Like A Bird In Flight,Sometimes I Topple
Time And Time Again,Just Farewells
Donde Voy,Donde Voy
Day By Day,My Story Unfolds
Solo Estoy,Solo Estoy
All Alone As The Day I Was Born
Till Your Eyes Rest In Mine,I Shall Wander
No More Darkness I Know And Know Not
For Your Sweetness I Traded My Freedom
Not Knowing A Farewell Awaits
You Know,Hearts Can Be Repeatedly Broken
Making Room For The Harrows To Come
Along With My Sorrows I Buried
My Tears,My Smiles,Your Name
Donde Voy,Donde Voy
Songs Of Love Tales I Sing Of No More
Solo Estoy,Solo Estoy
Once Again with My Shadows I Roam
Donde Voy,Donde Voy
All Alone As The Day I Was Born
Solo Estoy,Solo Estoy
Still Alone with My Shadows I Roam

做手工咯

最近喜欢上了做爱心饭,虽然到目前为止也就做了两次,但已经有点小上瘾。有点像回到小时候手工课的感觉,拿把小剪刀剪啊剪,拼啊拼,相当happy。

第一次折腾饭团来着,照着网上搜来的样本图,剪着海苔片和萝卜拼出了这么一盘。某人看到了很开心,问我要了一盘酱油,蘸着都吃光了,当然还要配点其他菜下饭的,嘿嘿。

今天心血来潮,打算做Wall-E 三明治。Google了一下,找到一个日本主妇的blog,很详细的制作过程,心痒痒手痒痒便拿家里那袋全麦面包下手了。

这是Wall-E的身体,两片切的方方的面包夹一片ham。面包周围一圈的深色crust切下来放好,接下去还有用。

然后是拿另两片面包切啊切,用来做Wall-E的脚脚和眼睛。

对脚脚眼睛之流,和身体要一视同仁,所以,中间也夹了ham。

接下去的步骤我懒就没拍照了。大概过程是取上面四个三角形中的两个,拿之前切下来的crust包一下做成脚;再拿另两个去掉尖尖角做成眼睛,摆好。用crust和ham再拼一下手手。拿海苔剪好眼珠子。然后,铛铛铛,小盆友们,今天的手工课成品就做好啦!

左边的Eva是我觉得Wall-E一个人太寂寞了,就拿个鸡蛋做的。这点子也是跟那个日本主妇博客上学的^_^

那些边边角角最后都被我本着不能浪费粮食的原则当晚饭吃掉了,Wall-E和Eva某人不舍得吃,还在桌子上摆着,路过看一眼就傻乐几下,我很无语,哈哈。

Previous Older Entries